法家高徒第三百六十八章推恩加惠

发布时间:2020-01-22 20:19:44 编辑:笔名

法家高徒 第三百六十八章 推恩加惠

几人对视,交换了一下眼神,有些心忧的想到。

如果是那样,真是麻烦了!

终南隐士虽然也是儒家一支,但是和正统儒家有着很大的区别,他们更加信奉黄老之学。

一直被正统儒家所不齿。

终南隐士的理念和正统儒家也有着很大的区别,而且他们想要在朝堂之上站稳脚跟,攫取利益,势必要和正统儒家发生矛盾,这是难以调和的矛盾。

故而,在列位大人看来,终南隐士天生就是他们的竞争对手,是他们的敌人。

而且看此人的文章!

外表仁义,实则狠辣!

必定是一个难缠之辈。

难道朝中又要出一个陶弘景?

如果是这样,那么朝中的诸位大人可要头疼了。

中书省的几位大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惊色,还有一丝淡淡的不安。

如果真是如同推测那样,朝中局势会变得越发的叵测。

“几位大人怎么再发呆?”

“陛下还等着老奴回话呢?”

见几位大人在发呆,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满脸堆笑上前一步,声音幽幽的说道。

几位正在发呆的大人这才回过神来,顺着策论看到。

司徒刑!

当看到行文的落款,几位大人的眼睛中都流露出难以置信,还有苦笑之色。

那几个字虽然有些潦草,而且字体看起来是前所未见,但是司徒刑这三个字他们还是能够认得出来的。

司徒刑!

他们想到了数种可能,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写出这策论的

他们虽然人在神都,但是对北郡的事情也多少有些耳闻。而且也没有少谈论。

在他们的印象中,能够写出如此雄文的,必定是白发皓首,智慧卓绝之辈,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篇老道毒辣堪称教科书的策论,竟然出自弱冠少年之手。

妖孽!

真是妖孽!

只有妖孽才能形容司徒刑。

“几位大人,陛下还在等着回话呢!”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虽然理解几位大人的震撼,但还是轻轻的咳嗽一声,笑着说道。

“莫要让陛下等的着急。”

“好!”

“好!”

“好!”

几位大人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犹豫,可以预见,推恩令的发布,必定会让藩王的气运大损。他们往常年份,也没有少吃藩王的冰炭孝敬,心中难免有些别的想法。

但是,当他们看到下首那三个赤红色,浑圆的圆圈时,这些念头顿时被抛到脑后。

那是乾帝盘的决心,何尝不是对他们的警告。

警告他们不要因为一己之私,误了朝廷大计,否则乾帝盘不介意举起手中的屠刀。

几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畏惧之色。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人,眼睛深处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冰寒。

“让公公等候多时了!”

“我等这就用印!”

身穿官袍的几位大人不敢推脱,脸上升起一丝苦笑,从印盒之中取出宝印,沾满朱砂印泥之后,轻轻的盖在圣旨之上。

看着中枢盖印!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眼睛里的冷色这才尽去,并且流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皇帝的宝印!

中书省的大印!

还有人王乾帝盘的御笔!

只要再交给门下省,就可以下放到各个州郡。

在众人看不见的空间,赤红的龙气陡然发出兴奋的长吟,周身气势陡然大涨。

与之相对,藩王宗亲的气运顿时大跌。

数十个龙气陡然变得萎靡,本来有蛟龙之资的藩王,竟然好似被人击了脊梁,瞬间变得萎靡不堪。

赤色的气运也是退成了黄色。

显然是失去了“天下争龙”的资格。

“这是!”

“怎么可能?”

“天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气运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一个个藩王面色陡然变得阴沉,他们的脸上都流露出惊惧以及难以置信之色。

他们实在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巨变,竟然让他们的气运在一夜之间如此的溃散。

难道乾帝盘真的要削藩?

他就不怕天下皆反么?

其中几个武将出身的藩王,面色顿时变得阴郁。

别说他们心中狐疑,就连宗门中那些活了数百年的老怪也是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乾帝盘难道有什么新的圣旨?

要知道龙气先行,圣旨未到,气运会提前消长。

能够让天下藩王一夜之间气运大跌的,只有乾帝盘一人。

北郡

“怎么回事?”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孤王的气运怎么会大损?”

一身蛟龙袍的成郡王坐在大厅之中,面色阴沉如水。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位青衣道人,脸色苍白,一脸的难以置信。

“殿下!”

“老道已经启动神都的内线!”

“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回!”

成郡王衰败的气运比以前越发的衰败,一丝丝气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流矢,虬龙看起来异常的萎靡,好似被打断筋骨一般,按照这个趋势,恐怕用不了十几年,成郡王就会丧失王位,成为伯。

太可怕了!

胆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是,到现在,他们还不清楚这一切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

“能够让孤王气运如此大跌的,必定是内廷。”

“启动大内的眼线,定然要知道缘故!”

端坐在大厅之上,龙盘虎踞的成郡王思索了一会,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

青衣老道有些犹豫,眼睛中也流露出权衡思索之色。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殿下!”

“我等能够在大内安插眼线实属不易,一旦启用,恐怕很难再为殿下效力了。”

成郡王自然明白老道的意思,皇宫大内那可是天子居所,擅自安插眼线,已经是大大的犯了忌讳。

而且大内的力量非常强大,启用一次,那个眼线就会暴露被清除。

“现在已经是危机时刻了!”

“如果不知道消息,我们就是瞎子聋子,等圣旨到达,我等就算有心反抗,也是来不及。”

成郡王思索再三还是毅然说道。

“诺!”

青衣老道也知道成郡王说的有理,不在坚持,起身告退,通过特殊的手段去联络潜伏在皇宫大内中的眼线。

过了半晌,青衣老道再次踏入大殿,不过他的脸色却异常的难看,在他的手头是一份行文。应该是仓促而成,显得有几分潦草,但是还能够分辨。

“王爷,大事不好了!”

“陛下要削藩了!”

“削藩!”

端坐在上首的成郡王豁然站起身形,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怎么可能?”

“陛下难道不怕在出现文景之祸么?”

大乾文帝和景帝也曾经重用晃错,主张削藩,但是却激起了藩王和中央之间的矛盾,导致藩王造反。

文帝和景帝为了安抚天下,不得不停止削藩之策,并且斩杀了晃错。

晃错死后,再无大臣敢提削藩之事。

乾帝盘文治武功远超文帝景帝,中央的力量也是大增,更有镇魔大军等精锐,但是天下藩王不知凡几,手里握着的私军更是不下数百万。

乾帝盘贸然削藩,就不怕一石惊起千重浪,让天下皆反么?

故而成郡王才会豁然起身,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会的!”

“不可能啊!”

“父皇虽然老迈,但是不至于如此的鲁莽。”

“父皇他怎么可能削藩?”

“这个情报定然不准确!”

“连本王都能看出削藩的害处,父皇怎么可能不知道。”

冷静下来的成郡王脸上的神色慢慢变得松弛,眼睛中的惊色尽去,一脸笃定自信的说道。

“殿下,陛下的确要削藩了!”

“不过和文景两朝有着很大的区别。”

“按照内线传来的消息,乾帝盘采纳了司徒刑的策论,对天下藩行推恩!”

青衣道士苦笑一声,自己刚看到情报之时,何尝不是和成郡王一个反应。

有文景两朝的前车之鉴,只要乾帝盘不是疯子,就不敢削藩。

毕竟大的藩王有几百个城池,小的藩王也有几十个城池,一个藩王,几个藩王都不足以和朝廷对抗。

但如果是几十个,上百个藩王呢?

就算朝廷有百万大军,也不得不和他们妥协。

文景二朝痛斩晃错,就是的例子。

乾帝盘不是昏庸之主,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不智之举。

但是,当他看完推恩令的内容后,心中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真是狠辣!

心中对提出此法的司徒刑,也多是忌惮。

毒生!

此人好似隐藏在草丛里的毒蛇一般,外表看似鲜艳异常,实则致命。

“古者诸侯不过百里,强弱之形易制。今诸侯或连城数十,地方千里,缓则骄奢易为**,急则阻其强而合从以逆京师。今以法割削之,则逆节萌起,前日晁错是也。今诸侯子弟或十数,而适嗣代立,余虽骨肉,无尺寸之地封,则仁孝之道不宣。愿陛下令诸侯推恩分子弟,以地侯之。彼人人喜得所愿,上以德施,实分其国,不削而稍弱矣。”

“观于上古,然后加惠,使诸侯得推恩分子弟国邑。”

成郡王一字一顿的看着手抄,他的眼睛越来越凝重,到面色都变得赤红,手背上更是青筋浮起。

河北大学附属医院北院预约挂号
开化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专治银屑病的医院
秦皇岛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江门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