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花盛开的时候正文第十三节

发布时间:2020-01-22 19:55:18 编辑:笔名

丁香花盛开的时候 正文 第十三节

舞曲还在继续着,周围的人还在伴着优美的舞曲成对成双地不停地变换着步伐,好像这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眼睛各看各的方向自顾自地扭腰摆臀跳着愉悦舞曲。

心跳加速、慌乱中梅子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伴着李总随着舞曲有节奏地前行和后退,只是脚步有些零乱,胸脯急促地起伏着,涂了一层薄薄口红的双唇急促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梅子无奈地抬起“毛花眼”埋怨憎恨的眼神瞄着面部表情平静,神态自如面不改色的李总,回旋中又快速扭头瞄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汪清泉。

此时他正没精打采地侧卧在沙发里闭目养神呢。梅子感到好委屈,眼泪差点没涌出深陷的眼窝湿润了长长的弯弯的睫毛。

其实这一切都让坐在角落里的汪清泉副处长看得清清楚楚。他看到了梅子转过身来投过来的无奈或许是求助的眼神,为了稳住梅子的情绪,他只好装作什么也没见地卧在沙发里,但却狠狠地握紧了双拳,心里暗暗地骂道:这个流氓!

稳稳地坐在角落沙发中的汪清泉副处长,虽然看到刚才发生在梅子身上的那一幕,心想也只好委屈梅子了。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其他的场合,他,汪清泉会毫无顾忌地冲上去用他的拳头教训这个道德缺失的人。

但发生在这样场合的事情是社交场上经常发生的见怪不怪的事儿,可能梅子不会了解。以后会找个时间好好跟梅子解释解释也只能这样了。他清楚为了今后那些陆陆续续要签的协议与合同,客户就是我们的上帝。

我们没法也没有胆量得罪为我们送钱的上帝啊!在当前的市场经济改革大潮中,上帝的分量是多么的重要啊,乃至影响到企业的生存,他很希望梅子懂得这个商海里的游戏规则。

他看着舞池中随着舞曲旋转的一对对的舞伴,心思早已飞到那份诱人的合同上了。他深知这份合同对物资处完成工厂下达全年销售指标的重要性。有关合同的其它各项细节已经和肖处长逐一敲定过,只剩首次付款的比例还有待和李总协商解决。李总曾面带难色地说:

“这个百分之50的首付款条件与那剩下的那部分按百分之25两次付清,这是我们苟总定的,也是经过他和我们开会研究一致通过的,真的不好改啊,汪处长。”

“李总是这样的,上次我们肖处长在与苟总就所有合同条款谈判时,有分歧的就是这个百分之五十的首付款。当时我们的肖处长已经说得很明白,首付百分之30,以后合同款分3次付清。主要原因是帐上的资金周转遇到的困难,您也知道当前军工企业的经济情况。大家都是在诚心地做买卖,您就通融通融吧!”

汪清泉心说:什么开会研究,这一切都是你和那个苟总说了就算的吗!嘿,你不就是想多吃顿饭多跳几次舞吗!还有就是多吃几次“豆腐”吗!老子赔得起!

汪清泉副处长曾在饭桌上告诉李大可副总经理:

“肖处长到北京部里开会去了一时赶不会来,希望李总谅解!”

从来不吸烟的汪清泉这时顺手点燃一支大中华牌的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烟,蓝蓝的烟雾伴随着优美的舞曲悠悠、快速地向上升腾四散着,由于用力吸的过猛,嗓子眼像有什么东西顶了一下似的马上不可抑制地咳嗽起来,他立刻弯下腰深深低下头尽量克制着这发自口腔的巨大气流。

这突发的吸烟不知道是在为刚才发生在酒桌上李总的放肆一幕而发泄,还是为了打发无聊的事儿而提提神。烟毫无反应地在空中并没有渺渺地直线上升,而是和舞池中的舞者一样画着曲线向幽暗中的白色天花板缓缓奔去。他在想:难道烟也懂得此时此刻人的心情!

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李冬梅的身影,梅子那件卡腰紫色的连衣裙在李总轻盈舞步的带动下如一只蝴蝶,一会儿裙摆向左摇摆,一会儿旋转起来如雨中撑起的圆圆的伞盖,步伐轻快、身姿优雅婀娜。此刻,梅子在他的心中就是一个美丽的天使,能与李冬梅这样的女人相处而感到欣慰和幸福。

听着悠扬的舞曲,欣赏着他们的舞姿,汪清泉意外地感到一股热流从腹中升起迅速布满全身,并很快上升到头部,他的头部发涨面颊热热的,他极力按耐着那种突如其来的燥热,不失礼节地挺直腰杆地坐在那里。眼睛还是不由自己地窥视着舞场中尽情跳舞的一对对的舞伴,当李总和李冬梅旋转着经过他的眼前时,他看到李冬梅那双”毛花眼”里含着晶亮的泪花。

当那对黑黑的法国音箱响传出的一只舞曲时,舒缓的曲子无疑总是在酝酿人们的浪漫情绪。

坐在茶几右侧边的李冬梅和坐在身旁的李总微笑地打了个招呼,快步地走到汪清泉副处长面前时,看到坐在左侧的小马起身向李大可款款走去,小马穿的是到大腿与膝盖之间的红短裙,衬得她那修长圆润的大腿更加白了,白净的鸭蛋脸面露着微微的笑容,笑得那么自然,本来就红红的薄薄嘴唇微微张开着露着雪白的牙齿,米色的短袖衫紧裹着上身,使本已高挺的双峰更加夺目。

小马只是略微弯下腰向李大可伸出白皙的手臂,李大可看到自己的老搭档向自己伸出邀请跳舞的手臂,笑得满脸开了花,迎着小马投过来的眼神,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接住小马的小手,俩人配合得是那么的得体。殊不知,李大可每次和小马跳完舞后,会悄悄地塞给小马姑娘一点礼物,如一小瓶香水,一枝口红等小的东西。

机灵的梅子心里明白,她知道这时候应该把留下的时间交给小马了,虽然彼此从未见过面,听到汪清泉的介绍,自己亲看到的,李总看小马兴奋的眼神就知道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同时,她下意识地想到可能使自己没有陪好李总。。。。。

梅子窄窄的额头上还挂着未擦净的汗渍走到汪清泉面前,很自然地伸出邀请的手臂,汪清泉副处长稳稳地站起身,向前一步很绅士地一侧身左手轻搂梅子丰满的腰枝,右手轻轻握住李冬梅送过来的手指,缓步转到舞池的中央。汪清泉闻到了梅子身上散发出的近似法国香水的淡淡清香,他优雅地用左手轻轻按了梅子的腰,暗示着要跟紧自己的步伐。

《蓝色多瑙河》的舞曲此时舒缓得让人们难以自持,摇头摆尾,每个人嘴里自觉不自觉地伴随着曲子哼哼着。人人似乎意识到:眼前出现了一条宽宽的、蓝色的静静流动的江水,江流舒缓一泻千里,帆船随风荡漾于江上。

当人们尽情地享受着这舞曲带来的心理上无尽的惬意时,但这条江流似乎又把人们带到一个急流险滩,舞曲很快演变成汹涌澎湃的危险急流,音符清脆而铿锵。

梅子在汪清泉副处长的带动下,更确切地说是似离似贴地在汪清泉的胸前移动着,她有时飞一样的原地旋转,有时随同汪清泉大步前进如起伏的波浪。紫色的连衣裙在她的身下如一条彩带一会儿左右摇摆,一会儿又飘然于两人之间。

随着缓缓的舞曲大厅的彩灯又一次昏暗了下来,梅子突然把急促起伏胸脯轻轻地依靠到汪清泉的胸上,虽然只有一、两秒的时间。然后杨起了椭圆的脸,“毛花眼”直视着汪清泉那双因激动而炯炯有神的眼睛。那一瞬间,汪清泉真实地感到那富有的弹性的身躯是那么的美妙。

汪清泉的眼神从梅子那极有诱惑力的不停颤抖着的胸部很快上移到她那绯红的脸庞,近到可以听到李冬梅急促的喘气声。随着舞曲又是一个急速的旋转,汪清泉那厚厚富有性感的嘴唇靠近梅子的鼻尖轻声地说:“你真漂亮!”当他们旋转到远离那排沙发时,这回是汪清泉仍背对着沙发时,梅子很快把她那大波浪的头似蜻蜓点水轻轻地依在汪清泉的胸前。。。。

石家庄皮肤病医院的地址
蔚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山西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邢台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绍兴有癫痫病医院吗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